父亲的爱

时间:2020-4-22 23:29:26作者:匿名来源:皇家国际

  记得小的时候,我是个出名的捣蛋鬼,经常带着一群小伙伴,在村子里东闯西窜。我们捣蛋次数最多的要数村西头王婆家。太阳落山时把她们家的鸡放跑,偷偷望着她急急忙忙的把鸡往窝里赶;爬上屋顶,用青草死死塞住她家烟囱,远远瞄着她踉踉跄跄冲出厨房,边骂边咳,边咳边骂,心情无比畅快!

  元宵节,农村有着放哨火的传统。96年的元宵节,虽然那天刮着大风,我与小伙伴们依然在村西头紧邻王婆家的河埂上放哨火,玩得不亦乐乎。然而就在我点燃河埂西头最大的一个枯草堆的时候,火借着风,迅速烧上了王婆家的东厢房,西北风吹着大火,顿时“哔哔啵啵”声肆起,火势越来越大,我们分散着喊人救火……

  当邻居们把大火扑灭的时候,王婆家的东厢房几乎成了灰烬,只有四面被烧着炭黑,冒着热气的墙矗立着。我呆如木鸡地站在那里,耳朵嗡嗡直响。王婆一把将我揪了过来,嘴唇上下翻飞,狠狠地骂着,发红的双眼,狠狠地瞪着,手指头狠狠地戳着我的额头,恨不得深深地插进我的脑袋里。我害怕极了。

  这时候,小篾匠来了,跟王婆不停的道歉,王婆放开我,一屁股坐到地上,开始号啕大哭“小篾匠,大妈待你不薄啊,婆娘帮你娶上了,却烧了我的房……”王婆的哭,邻居们的指指点点,让小篾匠火冒三丈,顺手抄起一根粗树枝,一把抓住我,一顿胖揍。我挣扎着骂道:“你不是我爸,你凭什么打我?我烧了怎么了,谁让她把我妈介绍给你这个死瘸子,丑瘸子……”小篾匠愣住了,我努力挣脱,瞥见他的脸涨得跟猪肝似的,脖子上的青筋高高地鼓着,王婆也停止了哭嚎愣坐在地上,邻居们唉声叹气地散去,我飞似地逃离。

  • 上一篇文章: 父亲和房子
  • 下一篇文章: 没有了
  • Copyright @ 2016 - 2019 皇家国际 All rights reserved.